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市場資訊 >> 考古研究

為什么史前人類的巖畫藝術在全球變暖中一夜間消失

中華古玩網 http://www.et-transfer.com 發布時間:2021-04-06 來源:澎湃新聞

 [編者按]:公元前20000年的地球,寒冷、干燥、多風,大氣中滿是塵埃,四處橫亙著冰川和沙漠。人類隨時面臨著滅絕的危險,只能同嚴寒和干旱斗爭,艱難地生存下去。然而,他們尚不知道自己正身處巨變的前夕——隨后的一萬年,氣候從干冷轉向濕熱,地球從冰河期轉向間冰期。

  他們沒有書信、沒有日記,甚至沒有文字用以描繪他們的生活和見證的事件。因此在仰賴書面記錄的歷史學家眼中,他們的生活幾乎一片空白。考古學家只能檢查他們留下的垃圾和動植物化石的諸多蛛絲馬跡,重現那個不復存在的遠古世界。

  那么,史前人類真的是頭腦空空的野蠻人嗎?

  當然不是,北歐的獵人在風雪中追擊馴鹿;法國的藝術家在山洞繪制壁畫;中國的制陶人還馴化了稻米;還有一群人在烏克蘭用猛犸骨骼建造房屋,在蘇格蘭烤榛子,在死海西岸的住所為親人的頭骨涂上石膏,在土耳其的加泰土丘建造最古老的定居點之一。

  作者史蒂文·米森(Steven Mithen)是英國雷丁大學史前考古學教授,認知考古學的先驅之一。他試圖利用自己通俗易懂的語言,讓人們了解那個傳奇的史前世界。于是,他“邀請”了一位特殊的伙伴——一位曾在1865年出版了廣受歡迎的石器時代著作的英國作家約翰·盧伯克,并將他送回過去,去參觀全球數十個考古遺址。

  盧伯克在一萬五千年的游歷間,從西亞開始進行環球之旅,跨越不同大洲,目睹天氣、海平面、動植物生長的巨大變化,探訪了各式各樣的“活著的”人類社區。他發現正是在這全球變暖的1萬年和緊隨其后的余波中,人類歷史進程發生了改變——他們從居無定所的狩獵采集者轉變成了定居農耕者;他們馴化了新的動植物、發明了農業,建造了城鎮;他們開始擁有風俗和習慣,形成更復雜的社會結構,并最終創造了我們所擁有的文明。

  這是一段全球歷史,是關于公元前20000—前5000年間生活在地球上的所有人的故事。

《史前人類簡史:從冰河融化到農耕誕生的一萬五千年》;[英] 史蒂文·米森(Steven Mithen)著,王晨 譯;北京日報出版社;2021年2月  《史前人類簡史:從冰河融化到農耕誕生的一萬五千年》;[英] 史蒂文·米森(Steven Mithen)著,王晨 譯;北京日報出版社;2021年2月

  經出版社授權,本文摘錄“最后的巖洞畫”一章中的若干章節:南歐的史前人類為什么要在巖壁上畫畫?后來巖畫藝術為什么又消失了?跟著約翰·盧伯克,一起回到石器時代尋找答案吧。

  最后的巖洞畫家

  現在是公元前9500年。在南歐的某個地方,最后的冰河時代巖洞畫家正在工作。他或她調勻顏料,在洞壁上畫了一匹馬或一頭野牛,或許是一條虛線,或許僅僅是修繕很久以前的畫。這就是事實: 擁2萬多年歷史的巖洞壁畫—也許是人類已知最偉大的藝術傳統—將要畫上句號。

  約翰·盧伯克在公元前11000年離開根訥斯多夫,沿著萊茵河南行,然后穿過法國東部的山丘,來到多爾多涅的石灰石山谷。1000年間,他看著這里在新仙女木時期到來后被冰封— 林地消退,馴鹿回到了中歐和南歐的山谷中。但這種情況不會持續:當盧伯克穿過中央高原時,全球變暖氣勢洶洶地回來了。于是,他沒有加入身著皮毛、等待伏擊的獵人們,而是安靜地與追蹤野豬的人們同行,幫助他們采集一籃籃的橡子和漿果,站在巖石上擊叉逆流而上產卵的鮭魚。

  盧伯克繼續向南而行,進入了比利牛斯山腳下的丘陵。他將在這里看到冰河期重要的集會地之一:巨大的隧道穿越了今天被我們稱為馬斯達濟勒(Mas d’Azil)的石灰巖山崖。一條河流通過隧道,人們在河的左岸駐營。右岸是裝飾有壁畫和雕刻的洞穴的入口。冰河時代盛期,人們大多在右岸駐營,他們把一些冰河期最好的雕刻拋棄或丟在那里:嘶鳴的馬、活潑的羱羊和精美的石頭作為禮物和交易品。他們用顏料、吊墜和項鏈裝飾自己的身體,甚至可能有文身。入教典禮、婚禮和各種儀式都在馬斯達濟勒舉行。考古學家形容其為冰河時代的“超級遺址”。

  但當盧伯克在公元前9000年抵達時,馬斯達濟勒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寥寥幾個家庭群體坐在河岸邊,靠近上游巨大的隧道入口,對附近的壁畫完全不感興趣。盧伯克從他們背后望去,希望看到有人在雕刻精美的動物,但他們只是在給魚開膛破肚,捕魚工具是非常樸素的小而平的鹿角魚叉。只有一個男子的工作與藝術有點關系,但也不過是涂抹卵石。有的上面用顏料涂了一點,有的涂了兩三點,偶爾還有更多。有的點是紅色的,有的是黑色的,有的是圓的,有的是條狀的。

 馬斯達濟勒(Mas d’Azil)巖洞    france-voyage.com 圖馬斯達濟勒(Mas d’Azil)巖洞    france-voyage.com 圖

  阿里茲河(River Arize)仍然流經馬斯達濟勒的隧道,如今還多了從帕米耶(Pamiers)到圣日龍(Saint-Girons)的D119公路,公路的修建破壞了右岸的一些考古遺跡。和斯塔卡一樣,馬斯達濟勒是任何想要成為考古學家的人都必須前往朝圣的地方,不僅因為那里非凡的冰河時期藝術作品,也因為它在考古學歷史上的關鍵角色。20多年前,剛剛開始本科學業的我造訪了那里,比起洞內的所見,我對自己躺在隧道外的法國燦爛陽光下,帶著一瓶葡萄酒和女 友在一起的記憶要深刻得多。而且,當時我尚未意識到馬斯達濟勒的歷史意義:1887年,偉大的法國考古學家愛德華·皮耶特(Edouard Piette)在這里發現了將舊石器時代和新石器時代聯系起來的材料。

 從帕米耶到圣日龍的D119公路穿過馬斯達濟勒隧道。  france-voyage.com 圖從帕米耶到圣日龍的D119公路穿過馬斯達濟勒隧道。  france-voyage.com 圖

  他的工作和后來的發掘找到了數量可觀的舊石器時代藝術品和生活遺跡:石質工具,魚叉,來自馴鹿、馬、野牛和馬鹿的骨頭。這些物品大部分屬于冰河時代最后的1000年。但在這些材料上方的土層中發現了涂有顏料的卵石、短而平的魚叉和被皮耶特稱為“阿濟勒文化”(Azilian culture)的新型石質器物,在南歐的大部分地方被公認為屬于中石器時代。

  1887年,涂色卵石的真實性受到學術機構的質疑。當時唯一已知的早期史前藝術是1879年在阿爾塔米拉洞穴發現的巖畫。大部分法國考古學家仍然強烈反對這些巖畫可能出自冰河時代狩獵采集者,或者說蠻族之手的觀點。不過,皮耶特從未懷疑過。到了19世紀末,他被證明是對的:更多的發現讓人們不可避免地接受了阿爾塔米拉的巖畫和馬斯達濟勒的卵石。

 涂色卵石   維基百科 圖涂色卵石   維基百科 圖

  皮耶特和后續對馬斯達濟勒的發掘共出土了1500顆涂色卵石,而在法國、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其他遺址也發現了至少500顆。雖然可能缺乏冰河期藝術的美,但它們同樣神秘,甚至猶有過之。和所有中石器時代的藝術一樣,阿濟勒的藝術微妙而復雜,嚴格地保守著秘密。法國考古學家克洛代爾·庫羅(Claude Couraud)的研究顯示,顏料塊并非完全隨機地涂抹,而很可能是某種符號密碼:特定形狀和大小的卵石被選擇,不同圖案的特定數量與組合受到偏愛。庫羅識別出了16種不同符號,但在256種可能的兩兩組合中,只用到了41種。有1~4個點的卵石占85%,出現一對點的比例為44%。在更大的數字中,21到29之間的數字似乎受到偏愛。他認為這些數字可能代表月相,但庫羅和其他任何考古學家都沒能解讀出馬斯達濟勒涂繪卵石上的信息。

 顏料塊并非完全隨機地涂抹,而很可能是某種符號密碼。    維基百科 圖顏料塊并非完全隨機地涂抹,而很可能是某種符號密碼。    維基百科 圖

  盡管物產充盈,但在公元前9000年的西班牙北部,人們還是會定期前往距離岸邊10千米的山腳丘陵狩獵馬鹿和野豬。有時,他們繼續深入峭壁、懸崖和峰頂尋找山羊。盧伯克也進行了內陸探險,但不是為了打獵,而是為了造訪繪有壁畫的阿爾塔米拉大巖洞。

  從遮蔽洞口的雜亂枝條間鉆過,他撕破巨大的蜘蛛網,進入了那個公元前15000年冰河時代藝術家描繪公牛圖像的洞室。雖然洞內非常暗,但盧伯克現在可以看到公牛的全貌—就像后來被描繪的那樣,這是史前的西斯廷教堂。但它的黃金時代也已經過去,現在僅有蝙蝠和貓頭鷹來來往往,山洞本身不過是蜘蛛、甲蟲和老鼠盧伯克懷疑住在周圍林地的人是否知道這個洞。帶著這個想法,他又繼續向西走了25千米,來到另一個小得多,但顯然仍在使用的山洞:地上到處是殘渣和發臭的貝殼垃圾。

  阿爾塔米拉洞(Cueva de Altamira)位于西班牙北部的桑蒂利亞納戴爾馬爾小鎮。洞內有距今至少12000年以前的舊石器時代晚期的人類原始繪畫藝術遺跡。石洞壁畫繪有野牛、猛犸等多種動物。

 大窟頂的野牛。   維基百科 圖大窟頂的野牛。   維基百科 圖

  這個洞今天被稱為拉里埃拉(La Riera),雖然沒有非凡的藝術品,但對它的發掘讓我們最深入地了解了冰河期接近尾聲時,南歐的人類生活方式如何發生了改變。拉里埃拉或許比其他任何單個遺址都更有助于我們理解巖洞壁畫以及用象牙和骨頭制作動物雕像的傳統為何戛然而止。

  1916年,拉維加德爾賽亞伯爵(Conde de la Vega del Sella) 里卡多·杜克·德·埃斯特拉達—馬丁內斯·德·莫倫丁(Ricardo Duque de Estrada y Martínez de Morentín)發現了拉里埃拉洞。伯爵找到一道已經變成幾乎垂直的狹窄通道的裂縫。他從中擠過去,進入一個漆黑狹小洞室的后部,發現自己正處于一大堆帽貝和玉黍螺的后面,那一堆東西堵住了洞的正常入口— 一個中石器時代垃圾堆。

  發現拉里埃拉之后,伯爵對其展開發掘,他發現貝殼堆的下面是許多層人類生活留下的沉積物,一直上溯到冰河時代和更早。發掘完成后,山洞遭遇了與其他許多考古遺址同樣的命運—不僅被尋寶者洗劫,還被需要富含貝殼的沉積物來給田地施肥的農民挖掘。西班牙內戰期間,拉里埃拉甚至成為士兵的藏身處。直到1968年在一面洞壁上找到一組巖畫,以及1969年亞利桑那大學的杰弗里·克拉克(Geoffrey Clark)為檢查幸存物品而開挖了一條小溝壑后,人們對這里的考古學興趣才重新燃起。

  拉里埃拉只是臨時營地,用于短期造訪,時間從幾天到幾周。有些年份它在春天被使用,有些年份則是夏天、秋天或冬天。

  公元前20000年,使用拉里埃拉的人們住在很少有樹木的土地上。他們用帶石尖的投矛捕獵羱羊和馬鹿,在深深的積雪中或封鎖狹窄山谷的枯樹枝藩籬背后設伏,殺死成群的獵物。到了公元前15000年,拉里埃拉的居民開始前往海邊,采集帽貝、玉黍螺和海膽,從巖石海岬上用魚叉捕捉鯛魚。回拉里埃拉的途中,他們會穿過松樹和樺樹林,前往榛樹林采集榛子,可能還會看到野豬之類的林地新居民。在隨后的7000年里,上升的海平面將讓海岸線越來 越接近拉里埃拉洞—今天那里距海邊不超過2千米。洞中居民越來越多地利用海產品,洞中開始壘起巨大的帽貝殼堆。隨著貝丘升高,帽貝本身的體積開始變小,因為采集的速度超過了它們的生長速度。

在法國西南部發現的魚鉤,可追溯至1.1萬到1.9萬年前。 法國國家考古博物館 圖在法國西南部發現的魚鉤,可追溯至1.1萬到1.9萬年前。 法國國家考古博物館 圖

  在最后一堆貝殼、魚骨和獸骨被丟在洞中后,拉里埃拉被拋棄了。洞口被隱藏在樹木和荊棘背后,從人們的記憶中消失了。貝丘下是一層又一層的人類垃圾,等待被發掘。杰弗里·克拉克和勞倫斯·斯特勞斯不認為垃圾所反映的飲食變化可以完全由海平面上升與林地擴張來解釋。食物多樣性的逐步增加,再加上動物被捕獵以及植物性食物和貝類被采集的頻率,這些都暗示需要養活的人口不斷上升。  

  繪制和雕刻動物(特別是馬和野牛,還有抽象符號和人像)的傳統持續了超過2萬年,從烏拉爾山脈一直延伸到南歐,創造出大量杰作:阿爾塔米拉的野牛巖畫,肖維(Chauvet)的獅子,拉斯科的馬和馬斯達濟勒的羱羊雕像。在超過800代人的時間里,藝術家們繼承了同樣的追求和技巧。這是至今為止人類已知持續最久的傳統,在全球變暖中卻幾乎在一夜間消失了。

拉斯科洞窟(Grotte de Lascau)壁畫,位于法國多爾多涅省蒙特涅克村的韋澤爾峽谷,是著名的石器時代洞穴壁畫。   維基百科 圖  拉斯科洞窟(Grotte de Lascau)壁畫,位于法國多爾多涅省蒙特涅克村的韋澤爾峽谷,是著名的石器時代洞穴壁畫。   維基百科 圖
壁畫中呈現的歐洲野牛、馬和鹿。 維基百科 圖壁畫中呈現的歐洲野牛、馬和鹿。 維基百科 圖

  封閉的林地是否也封閉了人們藝術表達的頭腦?中石器時代是古代知識被遺忘、石器時代的“黑暗時期”嗎?不,完全不是。巖洞藝術傳統的終結僅僅因為再也不需要這種藝術了。巖畫和雕像從來就不是純粹的裝飾,也不是對人類與生俱來創作欲不可避免的表達。它們遠非如此,而是一種生存工具,與石質工具、毛皮衣物和在洞中噼啪作響的火焰同樣重要。

  冰河時代是信息時代,那些雕像和巖畫相當于今天的CD-ROM。伏擊和血腥屠殺很容易,只要正確的人在正確的時間出現在正確的地方,就能獲得充足的食物。然后,人們需要規則來確保分配食物時不發生沖突。一個地區的食物豐盛意味就著其他地方的食物短缺—不同群體必須愿意聯合起來然后再分開。為此,他們需要知道哪個群體在哪里,并擁有在需要時可以仰仗的朋友和親屬。由于許多動物會意想不到地滅絕,獵人們需要備選的狩獵計劃,并隨時準備將其付諸實施。

  手洞(Cueva de las Manos)是位于阿根廷巴塔哥尼亞地區平圖拉斯河(Río Pinturas)附近的一個山洞。洞中有許多遠古人類留下的謎一般的手印和其他圖畫,亦被音譯為洛斯馬諾斯巖畫。

  為了解決這些問題,信息不可或缺,例如關于動物的位置和行動,誰在哪里生活和狩獵,未來的計劃,危機來臨時怎么做,等等。藝術、神話和宗教儀式維持了信息的不斷獲得和傳遞。

  當群體每年一到兩次為了典禮、繪畫和儀式而集合時(就像在佩什梅爾、馬斯達濟勒和阿爾塔米拉時),他們還交換關于動物行動的關鍵信息。這些群體在不同地方度過了上一年,有的在高原,有的在沿海平原,有的長途跋涉前去造訪遠方的親屬,有的則等待候鳥的到來。人們有許多話要說,還有更多的東西需要發現。狩獵采集者的宗教信仰在必要時提供了分享食物的一系列規則。巖畫不僅描繪了動物的足跡,也展現了它們的排泄行為,鹿角和肥碩的部分被夸大了。這些畫是人們描述自己的所見和教育孩子們時的刺激物,它們包含了獵人們在未來幾個月里尋找獵物和選擇犧牲品時必須注意的標志。神話故事包含了在那些不可避免而又無法預測的艱難歲月中的生存策略。

這些畫是人們描述自己的所見和教育孩子們時的刺激物,它們包含了獵人們在未來幾個月里尋找獵物和選擇犧牲品時必須注意的標志。  維基百科圖  這些畫是人們描述自己的所見和教育孩子們時的刺激物,它們包含了獵人們在未來幾個月里尋找獵物和選擇犧牲品時必須注意的標志。  維基百科圖

  因此,只要每年舉行典禮和儀式,只要人們有機會閑談、交換想法和觀察、講述打獵收獲的故事、重新確立社會聯系、了解更多關于身邊動物的情況,信息就會流動,社會就會繁榮—至少在冰河期氣候限制條件所允許的范圍內。

每年舉行典禮和儀式,人們會交換關于動物行動的關鍵信息。  維基百科 圖每年舉行典禮和儀式,人們會交換關于動物行動的關鍵信息。  維基百科 圖

  在英國北部的約克郡,考古學家發現了一處中石器時代聚落Star Carr。這個聚落靠近一個古老的湖泊,共出土約30余件物品。考古學家認為,這張鹿頭面具是古人在儀式表演中佩戴的,或者在獵鹿時的偽裝物。

  公元前9600年之后,茂密林地中的生活不再必須滿足同樣的要求。現在,動物主要被一只只地捕獵,沒有了大規模殺戮也就無須管理富余食物。狹窄的山谷和渡口不再那么重要,不再需要正確的人在正確的時間恰好出現在正確的地點。也沒有必要知道許多千米外的自然世界或社會發生了什么。實際上,狩獵可以在任何地點、任何時間由任何人進行。如果找不到獵物,也有足夠的植物性食物和帽貝可供采集。就像馬鹿那樣,人們開始以更小、更分散的群體生活,變得越來越自給自足。

  周期性的集會仍然舉行,但只是為了解決維系社會關系的問題,讓人們有機會結婚,交換原材料和食物,學習和教授制作籃子與編織的新技術。這些群體活動不再需要在巖畫中野獸的注視下舉行。

相關文章
 正在加載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添加表情
用戶名: 密碼:  
[回復提交前請先查看注意事項]
服務熱線:4006-237-688  E-mail:webmaster@gucn.com  點擊這里與本網交易管理員聯系
Copyright © 2008-2013 gucn.com 版權所有
滬B2-20130089   
本網法律顧問
310100103437
頁面執行時間:0.438秒
2021-10-22 23:36:19

波多野吉不卡中文AV无码AV_亚洲日韩看片无码_日本熟妇无码色视频网站_欧美高清VIDEOS36OP